着急拼凑“四国联盟”美国铁了心要搅浑印太

着急拼凑“四国联盟” 企图组建印太版“北约”

美国铁了心要搅浑印太

华春莹表示,中方一贯尊重吉人民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坚定支持吉方为维护独立、主权和安全所采取的政策措施,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吉内政。希望吉尔吉斯斯坦尽早恢复稳定,实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罗伯特·奥布莱恩在大西洋理事会表示,美国打算在9月和10月与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举行“四国联盟”安全伙伴高级别会谈,他可能会于10月在夏威夷与3个伙伴国对等官员会晤。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则将在9月和10月与所谓“四国联盟”的外长举行会谈。

据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报道,美国和印度已准备签署共享地理空间防御情报协议。印度官方人士称,美印双方很可能会在今年9月举行两国外交部长/国防部长“2+2”对话,并在此期间签署《地理空间合作基本交流和合作协议(BECA)》。BECA是美印间签订的4个“基础性”协议中的最后一个,这些协议被认为是深化美印两国防务合作的基础。

“美国组建‘四国联盟’对印太地区局势的最大影响在于,‘四国联盟’影响力的扩大,将进一步迫使印太地区的东南亚国家和韩国在国际形势中选边站队,将印太地区推向地缘政治矛盾冲突的乱局中。李巍表示,“不过,目前‘四国联盟’只是初现雏形,联盟的组建还受复杂的印太局势影响,美国的如意算盘没那么容易实现。”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的统计报告,2019年美国仇恨犯罪导致51人死亡,远超2018年的24人。美国媒体报道称,2019年发生在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沃尔玛超市的枪击事件,成为了现代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针对拉丁裔的仇恨犯罪事件。

“近日美国宣布计划进行‘四国联盟’外长会谈,如若外长会谈顺利举行,将是‘四国联盟’合作的一项较大突破,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推进。”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李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印太战略”是特朗普政府主要的国际战略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国际战略。“印太战略”的核心就是“四国联盟”。2017年美国提出“印太战略”,并未提出太多实质内容,只是美日印澳间加强安全对话。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际形势复杂变幻,美国迎来一些重大战略机会,开始着手充实“印太战略”内容。

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发生了7314起仇恨犯罪事件,超过了2018年的7120起。关于这些仇恨犯罪事件的动机,统计显示,有超过55%是针对种族,20%左右是针对宗教。美国媒体报道指出,因种族歧视导致的犯罪仍是最常见的仇恨犯罪类型,根据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据,有将近50%的仇恨犯罪事件是针对非洲裔族群。

美国种族歧视是美仇恨犯罪的主要原因

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美国政府分别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正式将“印太战略”升级为国家战略。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美国《印太战略报告》,全面阐释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目标、主要威胁及实现目标的手段,成为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重要政策文件。

“美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利害关系巨大。”奥布莱恩表示,印太地区是世界经济不断向前迈进的引擎,美国将在那里发挥重大作用。发挥作用的方式之一是通过美国与盟友的防务伙伴关系和外交伙伴关系,营造安全、有保障的印太地区环境。

“印度目前迫切需要来自美国的支持,包括军事武器采购、外交声援,甚至经济支援。”李巍认为,尽管美国希望借势强力推进“印太战略”,但“四国联盟”并非铁板一块。澳大利亚作为“五眼联盟”的成员,一直鼓动美国重返亚太,在推动美国“印太战略”方面,态度明确地站在美国一边。但印澳两国对“印太战略”的认识存在分歧。此外,日本目前的态度较为犹豫,日本在安全问题上完全依靠美国,但在经济方面,中日两国经贸关系紧密。此外日本国内政治的不确定性,也可能影响日本对“四国联盟”的态度。

华春莹说,中方对吉尔吉斯斯坦当前局势高度关注。作为友好邻邦和全面战略伙伴,中方真诚希望吉各方通过对话和协商依法妥善解决问题,推动吉局势尽快实现稳定。

李巍分析,美国一直希望构建一个“4+4”对话,即四国外长对话加四国国防部长对话。美国近日宣布即将举行四国外长会谈,接下来,美国可能进一步推进四国国防部长对话、经贸部长对话,在此基础上推动四国首脑对话,从而使四国联盟从非正式组织转变为正式联盟,形成美国一直希望的印太版“北约”。李巍分析,美国的图谋可能不止于此,还希望充实这一联盟的经济基础,在美日印澳四国间建立一个加强版“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联盟。这样全方位多领域合作的联盟如果达成,将是一个“准冷战”联盟。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国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近日在美印战略伙伴关系论坛的线上研讨会上称,美国意图把印太防务关系正式化,将所谓“四国集团”整合成趋近于北约的组织。

美国媒体还报道说,有专家认为,联邦调查局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美国韦克福里斯特大学法学教授卡米·查维斯表示,白人至上主义的扩散与美国的枪支暴力文化相结合,导致了一些以种族、宗教等为袭击目标的大规模枪击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