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救过他的命他用真情报乡亲(讲述)

江西萍乡市莲花县九旬老人王振美扶贫济困六十余年乡亲救过他的命 他用真情报乡亲(讲述)

“一开始是存定期,收入很少。”当了20年教师的谢林华,被吸收进了基金会,成为财务负责人之一。有人提议拿这笔钱投资,但是王振美一合计,还是担心风险太大。

“我的命是党和政府救回来的,是乡亲们救回来的,我必须报恩。”捡回了一条命的王振美,说到做到。几十年来,扶贫济困、捐资助学,参与新农村建设……当地各种公益事业,都有王振美的身影。

2016年4月19日,91岁的王振美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这天,他乘车100多公里前往井冈山。在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王振美在亲人的搀扶下拾级而上。站在井冈山革命烈士纪念碑前,他颤颤巍巍地举起右手,向迎风招展的党旗宣誓……

天色擦黑、凉风渐起,从张伟杰宿舍向外望去,营房展板上“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16个金黄大字熠熠生辉。

而今,英雄离开了我们。

1977年2月,快开春了。当时,江西莲花县六市乡几个脑筋活泛的人谋划要建个花炮厂,大家想到要拉王振美“入伙”。这个身高一米八、能写会算、在学校当过教员,又在县政府工作过的人,在当地名头不小。

吴琦敏回忆,备考中练习单人架设二节拉梯项目,张伟杰要独自把重达33公斤的梯子从地上扛到肩上,跑步向前60米,再架设、爬梯,身材瘦弱的张伟杰一开始练习起来有些吃力,但他不言放弃,拉体能、上强度,挨个细节磨、逐个动作练,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做了这么多好事,王振美还有一个深埋在心中几十年的梦想:在有生之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只要能为人民服务,我就多做一点事情”

“王老对我的帮助,恰如冬日里的暖阳,激励我发愤图强、报效祖国。”“我学成后,也要以王老为榜样,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人,回报社会。”……学生们写下的感谢文字,王振美倍加珍惜。

在距离张伟杰被埋压处约10米远的位置,被困群众于8时30分安全获救。然而,9时58分,已被送往医院的张伟杰却因抢救无效,英勇牺牲。

“是乡亲们把我从家里抬进大医院的。”王振美回想起这一幕,眼睛一下子红了。张丙恩、严积发、谢仁安、严云开、严志贵,还有乡镇上的领导……王振美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帮助过他的恩人。王振美说,这个名单很长很长,但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你10元我5元,大家东拼西凑,凑了1000多元给他治病买药。“那个时候,1000多元,在村里可是能建两栋房的啊!”

“既然支持教育,从心理上说,我们还是可以接受的,也应该尊重老人的选择。”王明太说,家人给了老人最大的支持。

1968年,王振美与太沙村村民商议修座石拱桥,解决原有木桥年年冲走、年年要修的苦恼。“那时候没有机器,只能身背肩扛。有些人不光不帮忙,还说风凉话。”王振美顶住压力,带头从河里挑砂石,发动全村所有劳动力,每个人分摊100块窑砖,一个多月辛辛苦苦,石拱桥终于建成。50年过去了,这座桥历经几代人的修修补补,依然挺立。

慢慢地,王振美的故事,在十里八乡传播开来,乡镇干部、乡贤人物,都被吸纳进基金会,大家一起监督资金使用,帮基金保值增值。杨志坚捐1.2万元,杨石林捐1.5万元,杨飞捐2万元,贺建军捐2万元……在王振美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人给基金会捐款,两年多来,助学活动做得不少,但基金会账目上的钱,反而多了十几万。

7时许,现场消防员开始清理火场,准备撤离,但现场反馈有1名群众从附近的民房滑落到着火房屋内被困。听到这个消息,张伟杰主动请缨,在另一位消防员的水枪掩护下转身再一次进入火场。

初心从未改变,还想为国家和社会多做点事

自己富了,也要带着大家一起富

张伟杰常说:“我是铁不是金,是石不是玉,是红尘中的沙粒,是大地上的泥土,干的都是本分工作。”

故事还得从60年前说起。60多年来,王振美助人为乐,扶贫济困;90多岁时,他毅然捐出自己毕生积攒的50万元,成立了“振美教育基金”,带动更多人捐资助学。今年9月,王振美荣获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助人为乐模范”。

可谁知道,变故突然而至,让整个家庭猝不及防。1965年,在家劳动的王振美突然患上了一种急性传染病,眼睛发红,吐泻不止,危及生命。村镇上的医生束手无策,送到大城市的医院诊断,高昂的医疗费让家里难以承担。

7时50分,临时组成的救援小组在火场内发现了被困的张伟杰,他的脚被死死压在房梁下,房梁上面则是坍塌房屋的楼板。灭火、排烟、破拆、医疗救护,救援队伍多个小组共同作业,与死神赛跑。

时值初冬,榕城福州寒意渐浓。年仅26岁的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大队四中队三级消防士张伟杰11月25日在火场搜救被困群众时壮烈牺牲。

“小胜靠智,大胜凭德;认真做事,诚信做人。”张伟杰宿舍床头姓名牌上的这句话,是他8年消防员生涯的真实写照。

在今年夏天的一次火场救援中,张伟杰作为第一攻坚组成员在火场周围架设水枪阵地,对火场正面火势进行压制。时值酷暑,在熊熊烈火与高温天气的双重“烤验”下,张伟杰体力严重透支,咬紧牙关坚持了长达5个多小时,直到火势得到有效控制。

目前,暂不清楚这艘船的最终目的地。

日前,应急管理部批准张伟杰为烈士,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追记张伟杰个人一等功,福建省消防救援总队党委和福州市委追授张伟杰为优秀共产党员……

11月25日清晨5时12分,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接到报警,仓山区叶厦村一处民房起火。熹微的晨光中,7部消防车、近50名消防指战员第一时间向火场进发。

“富起来”的王振美,一直没有忘记发生在1965年的事。“自己富了,也要带着大家一起富。”上世纪60年代,王振美响应号召,主动提出要从县政府返乡支援农村。从干部变为农民,这个选择在当时让人十分敬佩。

黎巴嫩军方表示,他们还逮捕了一名试图将他们偷运出境的黎巴嫩公民,并补充说船上有5名黎巴嫩人。

截至今年9月,“振美教育基金会”已奖励资助优秀师生和贫困家庭学生213人次,其中奖励优秀教师47人次,奖励资助优秀学生166人次,累计发放奖励资助金76640元。

“我是大地上的泥土,干的都是本分工作”

“我们家里经济很一般,兄弟姐妹都是普通的工人农民。50万元分给大家,肯定能解决不少困难。”王明太说。“过去,大家都困难,你们兄弟姐妹没读过什么书,耽误了。现在还有人读不上书,咱们应该帮他们。”王振美对子女们说。讲到动情处,大家都落泪了。

“伟杰大哥在中队几乎什么岗位都做过,哪里有需要他就往哪里去。”陈安政说,“缺驾驶员的时候,他就是二班车的驾驶员;缺少战斗员的时候,他又冲锋在第一线;听说中队有水电维修的需求,他又主动自学维修技术。”

乡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杨德荣听闻,以为老头子是一时冲动,赶紧打电话给王振美的子女确认情况。

虽然现场的明火已被扑灭,但强烈的灼热感仍然刺激着消防员黝黑的面庞,突发坍塌更牵动着每个人的心。特勤四中队副中队长吴琦敏心里咯噔一下,“群众还安全吗?消防员还安全吗?”

这一年,王振美已经52岁了,创业的艰辛可想而知。东家借,西家补,你五千,他三千,花炮厂就这样建起来了。自己学工艺、算账目、跑市场。从几个人的花炮作坊,发展到能够实现小规模出口海外的企业。静卧大山深处,花炮厂的经营颇有声色。

见到王振美老人时,他卧床不起已经好几周了。身上盖的是发黄的被褥,电视是老式的“大脑袋”,老木箱里没几件像样的衣服。一次生病后,让这位94岁的老人更显清瘦。尽管如此,他心里惦念的,还是自己设立的基金会。

黎巴嫩位于亚洲西南部地中海东岸。该国表示,收容了约150万叙利亚难民。那些欲偷渡出黎巴嫩的难民,常试图穿过约100公里外的土耳其或塞浦路斯进入欧洲。

今年11月,在长时间埋头苦练、认真学习后,张伟杰顺利通过了消防员晋级考核,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他即将晋级成为一名二级消防士。

王振美(中)给六市中小学的孩子们送去书包和文具,并与孩子们交流。

2006年,家境困难的太沙村村民王水清突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王振美主动捐助7800余元。2012年,山背村村民吴国英患病住院,急需做换肾手术,王振美捐款1万元。2014年,六市乡政府牵头成立“奖扶助学教育基金会”,他带头捐资1万元。同年,六市乡政府开展“结对帮扶”活动,王振美主动帮扶太沙村贫困户郭梅昌。他了解郭梅昌家的实际情况后,没有简单地捐钱了事,而是出资3500元购买了一头牛,并把3000元现金送到郭梅昌家……

张伟杰所在的四中队并非“第一出动”,作为增援力量抵达现场时,火势基本得到控制。按照现场部署,由于起火房屋一楼存放着可燃物,四中队消防员配合现场供水。

50万元本金,怎样才能可持续资助更多人,乡里也犯愁。

留着吃饭的钱就够了,其他的奉献给大家

为了迎接“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赛,六市乡的孩子们奔赴外地集训。王振美每天都要给带队老师打电话:“比赛、训练情况怎么样?”外地来的志愿者和教练一来六市,王振美总要请大家一块儿吃饭,请他们多教点本领。

“他不仅是生活中的老大哥,更是一线消防员中的业务标兵。”2017年加入消防队的消防员陈安政说。

今年2月16日,福州市叶厦工业园一自建民房坍塌,多名群众被埋,张伟杰所在中队赶赴现场紧急增援。在破拆过程中,由于空间狭小,张伟杰背部不慎被钢筋划伤,仍然忍着剧痛完成破拆清理工作,为救援开辟出一条安全的生命通道。救援中,他反复深入废墟,成功救出2名被困群众。

张伟杰所在的战斗二班班长黄文光哽咽着回忆,施救过程中,他一直陪张伟杰聊天给他打气,而张伟杰反复追问的却只有一个问题:“被困的群众救出来了没有?”

“不管是做大事还是小事,只要能为人民服务,我就多做一点事情。”2015年,张伟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一次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上的发言,令吴琦敏至今仍印象深刻。

砰!张伟杰挺进火场后不一会儿,火场内发出一声沉闷的异响,一大股扬尘扶摇而起,转瞬间一股热浪袭来。由于长时间燃烧,建筑物突发“V字形”倒塌。

“我选择了一个与牺牲和奉献为伴的职业,立志要成为一名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张伟杰生前常常这样说。

王振美的小儿子王明太,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段岁月:“1998年到1999年,我在花炮厂做销售员,父亲每月给我开1000元的工资。等到2000年,工资涨到两万元一年。”

“只要是急难险重的灭火救援任务,张伟杰总是首当其冲、冲锋在前,用一次次的坚持和努力换来救援的成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对消防职业的忠实坚守。”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大队政委黄国微说。

2017年,王振美做出了一个更为惊人的决定。“当父亲说要设立一个教育基金会的时候,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以为,是要给他的孙子们设的。”王明太说。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王振美是要捐给社会,这一捐,就是50万元。“我只要留着吃饭的钱就够了,多余的为什么不奉献给大家呢?”王振美这样说。

在儿子王明太看来,父亲最大的性格特点,一是敢闯敢干,二是言出必行。

加入消防队8年来,张伟杰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共参加过各类灭火救援行动1200余次,疏散和抢救群众300余人,先后7次受到嘉奖。

2014年,王振美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想入党的初心从来没变过,虽然年纪大了,但我还想为国家和社会多做点事。”王振美说。